切换到宽版
  • 2阅读
  • 0回复

嗨,你们好!城市里的动物邻居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刷脸支付代理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一场新冠肺炎疫情,让野生动物似乎变得危险了起来。它们看似离我们很遥远,但当你把步调慢下来,就会发现,原来野生动物就在我们身边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去年央视播出了一部纪录片我们的动物邻居,镜头对准了生活在北京的动物。建外SOHO草坪里的刺猬会在夜晚出来觅食,猛禽红隼把窝搭在了高层居民楼的空调外机上,成群的乌鸦在郊外的垃圾场大快朵颐……野生动物在这座特大城市里生活、繁衍,悄悄地做着人类的“邻居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专家指出,对动物邻居,人类无需害怕,但也不要过度亲近,应该保持安全距离,尽量营造一个人和动物可以和谐共存的空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住在我们身边的动物邻居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王放正带领志愿者团队,在上海开展“公民科学家”项目的探索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他们在调查动物,调查城市里的动物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80台红外触发相机,正在日夜记录着城市动物的分布和变化。王放说,在疫情出现之前,他们就已开始调查野生动物在城市的分布、习性、和人类的关系,以及它们对于环境变化的适应性。相机记录到了貉和刺猬。其实,黄鼬、狗獾也是上海常见的哺乳动物。根据资料,野生鸟类是上海野生动物中的主要类群,其中又以迁徙性候鸟为主,鸻鹬类和雁鸭类是代表类群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天地自然保护团队队长尹山川曾在北京生活多年。他告诉科技日报记者,北京地方大,自然元素丰富,处在鸟类南北迁徙的要道上,城中还有多年长成的高大树木,鸟类特别是大型鸟类多,猛禽多,喜鹊、乌鸦更是“多得不得了”。“玉渊潭、圆明园这些地方,都能看到很多鸟。戴胜、白鹭、啄木鸟,我都见过。” 黄鼬(黄鼠狼)、鼹类、鼩鼱和刺猬,也是北京的常见动物居民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名单还能列很长。世界动物保护协会首席科学家孙全辉士介绍,以北京和上海为例,城区常见的野生动物以鸟类居多,如雨燕、金腰燕、家燕、红隼、长耳鸮、乌鸦、灰喜鹊、喜鹊、麻雀、珠颈斑鸠、啄木鸟、戴胜、灰椋鸟、八哥、绿头鸭等;兽类有花栗鼠、黄鼠狼、刺猬、貉、蝙蝠、老鼠等;两栖爬行动物主要是一些蛙类、蛇类、壁虎和蜥蜴等。“这些野生动物多出现在城市里的公园、绿地、湖泊、河流等相对自然的环境里,但雨燕、金腰燕、红隼、斑鸠等鸟类,有时也会选择在高大建筑物上筑巢。”孙全辉说,相对于自然环境,能够定居城市的野生动物种类和数量都比较有限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动物进城更多的是被动适应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是的,对绝大多数动物来说,城市不是一个理想的生存环境。但当人类侵占了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,它们就只能被迫进城。尹山川表示,一些动物选择住在城市,主要也是因为有食物。有吃的,能住下,又没什么人伤害自己,动物就可能待下来。因此在世界各地的城市里,都不乏野生动物的身影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孙全辉说,这些动物,要么逐人而居,如老鼠、喜鹊、乌鸦、麻雀等;要么逐渐适应了城市环境,进化出一套与生活在野外的同类完全不同的生存策略,如蝙蝠、狐狸、刺猬、貉和猴子等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王放在自己的微中写道,貉在城市中有变身的超能力:钻到水里,它是游泳健将;若栖息地旁有丘陵灌丛,貉就展现出了掘土、跳跃和捕猎青蛙的技巧;而到了奉贤和南汇,它们会迅速学习校园和社区设计,在人类世界的夹缝之中繁衍生息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但是,野生动物的习性改变需要时间。“大部分动物难以适应城市的人工环境。”孙全辉说。啄木鸟需要大树凿洞筑巢,如果没有高大的树木,它们只能选择人工建筑;雨燕喜欢在古建筑屋檐下筑巢繁殖,但出于文物保护的考虑,不少古建筑都增设了防护网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其实,城市野生动物对环境的变化非常敏感。动物种类、种群数量以及个体行为上的变化,都可以作为评价当地环境质量的依据。“在城市中栖息的野生动物有时更容易受到伤害,它们必须要面对人为干扰、环境污染、噪音、交通事故等可能影响其生存的众多挑战。”孙全辉坦言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些生灵需要更多智慧,才能找到和城市的相处之道。而那些无法适应城市环境的,可能就此在当地消失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城市里为它们留下一席之地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不过,随着人类环保意识的增强,现代城市管理者也在考虑让城市对野生动物更加友好。孙全辉介绍,以北京为例,通过植树造林、绿地恢复、增加生态涵养带和郊野公园等方式,北京城区的野生动物种类和数量也有所恢复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我们要善待城市里的野生动物,说白了,我们其实侵占了这些动物的栖息地。”尹山川强调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但正如王放所说,新冠肺炎带来了人们对于野生动物的巨大疑惑——能否共存?如何共存?“在我们国家的城市中,这些问题从未显得如今天一般急迫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因为疫情,有些人确实会对野生动物产生误解。”尹山川去过全国很多野生动物交易市场,他直言,剥杀食用动物,才是可能感染病的关键。“不要求人类多么崇高仁爱,只要不去打扰、伤害和捕杀动物,人就完全能和动物和平共处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由于气候变化、城市生态环境改善以及城区范围不断扩展,孙全辉预计,越来越多的野生动物会进入城市栖息,在此过程中有可能会出现更多意外伤害,因此我们需要对这些动物开展救助,分析原因,尽可能减少人类活动对动物产生的负面影响。“可以对城市野生动物开展常规检测和定期普查,了解野生动物的动态和种群波动情况,有针对性地制定野生动物保护管理政策。”孙全辉建议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一些国际都市也已经在人与动物和谐共存上开展了探索,在城市规划和改造时,尽量顾及野生动物的生存需求,为它们留下一席之地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需要注意的是,即使喜欢野生动物,也不要与它们亲密接触。孙全辉提醒,不要随意捕捉和饲喂野生动物,也不要随意丢弃宠物。有研究显示,家猫和流浪猫是野生鸟类和小型哺乳动物种群数量减少的重要原因。喜爱不能错爱,不要把野生动物作为宠物饲养,这会给它们带来痛苦,也会威胁野外种群的生存,还可能加剧人畜共患病传播、生态入侵等风险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对公众来说,每个人都可以践行“动物友好型”的生活方式,提高对野生动物保护的认知,增加对自己身边动物邻居的了解,学习与它们和平相处,减少对动物的打扰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纪录片我们的动物邻居的导演在接受采访时感慨,城市里也有自然,城市里,同样能看到活的、真的、未被豢养自由自在的野生动物。“你会发觉,动物很大,城市很小。人类和动物都是平等的。我们应该平等地去相处,平等地去交流。”(记者 张盖伦)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