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  • 3阅读
  • 0回复

走访30家瑞幸门店:有的爆单有的闭店,顾客只关心优惠券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在线艾听荷
 

刷脸支付

      作者 | 金玙璠 孟亚娜 唐亚华 赵磊 孔明明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编辑 | 魏佳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瑞幸出事了,再不薅羊毛就没机会了。”在瑞幸咖啡经开大厦店内,一位顾客对燃财经说。一旁的店员听到马上回了一句:“这么大的公司,怎么会说倒就倒呢,不会的!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从4月2日瑞幸咖啡自曝“造假22亿”至今,两个交易日内市值蒸发约370亿元,官方的姿态从“元气满满”到“非常羞愧”,而瑞幸在全国的数千家门店仍在继续运营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截至发稿,瑞幸咖啡App已经从日前的崩溃抢修,登上App Store免费排行榜第二名,不过燃财经近日走访了位于北京不同城区的30家门店发现,时隔几日后,线下门店客流冷热不均,6家门店在一度爆单后订单仍在增加,17家门店则从挤兑式消费回归常态、生意普通,还有6家闭店、1家打烊,这或是受疫情影响,或是高速扩张的“后遗症”显现,又或是挤兑式消费下的无奈之举。此外,外地多个城市也出现了瑞幸咖啡部分门店闭店的情况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燃财经采访的诸多瑞幸门店顾客分为两种,一种是担心瑞幸受业绩造假事件影响,急着消耗账户中的余额或优惠券,另一种是“真爱粉”或者担心喝不到“最便宜”咖啡的“羊毛党”,以实际行动支持瑞幸。他们的共性是不关心财务造假。“公司财务造假跟我们也没关系,只希望多发点优惠券,”更有华腾新天地店的顾客提到,“只要发券我就正常买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身处一线、承受着外界最直接围观的瑞幸门店员工,则普遍表现警惕,对正常提问极力回避。对于燃财经的询问,有员工直接问道“你在录音吗?”也有部分员工持乐观态度:“这么大公司倒了也不至于吧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瑞幸咖啡面临着未知的结局,他们也一样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探店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客流冷热不均,部分门店关闭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4月5日至6日,燃财经走访了位于北京市朝阳、海淀、东城、西城、丰台、亦庄区域各繁华商圈的30家瑞幸咖啡门店。由于处在假期,开在写字楼附近的门店略显冷清,而在商场内部的门店大多都排起了长队,还有一些门店则处于闭店状态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面积近百平米的望京SOHO2店门口,贴着“使用人数上限6人,今日复工3人”的公示,燃财经到店时,店内只有六名顾客,其中有两位在楼上上班的顾客拎着4个咖啡袋走了出来,进入了旁边的写字楼。同样在光华路SOHO二期店,因为处于非工作日,生意冷清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还有一些平日里繁华的商业区,由于疫情影响,店铺并未全部营业,也导致这些区域内瑞幸咖啡门店的客流稀少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朝阳区世茂国际中心的商场一层,瑞幸咖啡是为数不多还在营业的店铺之一。店内只支持自提,十几平米的店里,一名店员和两台机器在工作着。燃财经在店内停留20分钟内,仅有十单左右自提单陆续被取走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望京的商圈也呈现出类似情形。4月5日下午,位于望京凯德MALL的瑞幸咖啡并没有太多人流。燃财经停留的半小时内,店内陆续卖出了20多杯自提单。同样在富力广场店,也仅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在排队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朝阳广渠金茂府店、华腾新天地店也没有出现排队的现象,外卖单量不多,店员比较清闲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此前,瑞幸咖啡曾与“文艺中年”冯唐一起开了一家名为“撩”的店铺,一时间吸粉无数。但在燃财经走访时,该店生意冷清。200平米的店内,装修文艺气息浓厚,墙上挂着冯唐的字画,店内仅有3名店员。受疫情影响,该门店只开放了后门入口,仅支持自提和外卖,不能堂食。燃财经下单后两三分钟就出单了,在店内停留一小时内,仅有4单外卖订单,自提订单约20余杯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不过,也有多家门店表示生意变好。北辰福第V中心店外,等待取外送单的顺丰小哥排起了队,朝阳区世茂工三店、东城区崇文门新世界百货店、丰泰中心店的销额也相较往日变多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崇文门新世界百货店生意火爆,店内只有3名员工,其中两名员工在同时制作咖啡。在该门店下单最少要等半小时,因为人手不足,店内将冷饮下架了,也不支持外卖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火爆的三里屯SOHO-6号楼店铺,十几名顾客在店内排队,等着自提,店外也站着三三两两排队等候的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同样,在长楹天街店内,外送单堆积如山。店铺内由于不能堂食,座椅被堆起来放在一旁,店内5个店员手忙脚乱。在距离长楹天街八公里外的青年汇店也出现了爆单的现象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此次走访中,燃财经还特意前往了两家瑞幸咖啡旗下的小鹿茶门店。这两家门店都非常隐蔽,不易被找到,且生意一般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其中一家小鹿茶位于光华路SOHO-3号楼,在高德地图上没有显示具体地址,路线也指向不清。燃财经在询问旁边瑞幸咖啡门店的店员后,才找到了这家店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该店仅有五六平米,门牌上的“瑞幸咖啡中国旗下品牌”这几个字分外显眼。店里有3名店员在工作,燃财经点了一杯酸奶,但迟迟未好,店员先做了后面几单。当燃财经询问原因时,店员解释道,“店内同时有3条生产线,酸奶需要打冰,所以速度慢一些。”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另一家位于北五环媒体村附近的小鹿茶,开在了K酷广场的四层某个过道拐角处,十分隐蔽。除了燃财经之外,没有其他顾客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此外,燃财经发现一些瑞幸咖啡的门店悄然闭店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其中三里屯和工体附近的两家店处于闭店状态,而附近商场也均未开始营业,就连平日里客流如云的南锣鼓巷店,近日也因景区关闭暂停了营业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此外,在走访过程中,燃财经发现朝阳区的金泰国益店临时打烊,丰台区的丰台永旺店、总部基地金融港店、总部基地东篱美食城店三家店均处于长期闭店状态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闭店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是高速扩张的后遗症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还是挤兑之下的无奈之举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,瑞幸拓展业务圈的势头明显加大,在直营店高速扩容的基础上,也在9月推出了茶饮品牌“小鹿茶”。但或受疫情影响,或是高速扩张的“后遗症”显现,又或是挤兑式消费下的无奈之举,如今瑞幸咖啡在多地出现闭店情况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北京负责门店拓展的瑞幸前员工宋历告诉燃财经,2019年公司下达的任务是在北京每个区(除平谷、密云外)都要开店,但是丰台区、房山区因人流量不够,很多门店一天单量不到50单。“甚至出现过,开发商害怕瑞幸倒闭,主动来喝咖啡的情况。”他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燃财经从大众点评App上查询发现,瑞幸咖啡在丰台总部基地附近有4家门店,但目前其中3家均已关店停业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让宋历印象深刻的是位于丰台总部基地东篱美食城的瑞幸门店,地理位置在该美食城地下一层,面积300余平。他从同事口中得知,该店装修花了200余万,开店直接由北京城市负责人负责,但是自营过餐饮店的宋历凭经验判断,这里人流少,地理位置较偏,不适合开咖啡店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据他介绍,该店在开业半年左右后关店,原因不是经营不善,而是被相关部门告知“没有地下空间备案,不能办餐饮执照,也就是无法经营食品行业”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4月5日,燃财经来到该店旧址,发现瑞幸咖啡的招牌只剩下一半,原本的门店正在“火爆招商”中,不过具体关店时间不详,该店在大众点评App上的最新点评日期是今年1月14日。一位经过的附近居民告诉燃财经,“这个店都没印象开过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关了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另外两家关店的瑞幸咖啡分别是总部基地金融港店、丰台永旺店,分别开在写字楼一层和商场四层的影城旁,在大众点评App均显示“营业中”,然而从现场情况看,两家店均关店已久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宋历给燃财经算了笔账:据他回忆,瑞幸的拿店价格普遍偏高,“因为瑞幸早期给人的感觉就是不差钱,只要看上一块地,多少钱都要,高于市场20%溢价也要”,房租成本高企,直接影响咖啡的成本价——2019年瑞幸内部给出的一杯咖啡的成本价(折算房租等)是13.5元,照此计算,绝大部分的店都是不盈利的,如果放低标准,一家店每天至少卖出220杯咖啡,才能覆盖房租成本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以外卖为例,“杯子、纸袋、底托一套成本是3块多,再加上半杯多牛奶,一杯咖啡卖7块,肯定赔钱。”宋历补充道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除北京以外,微上有多位网友称瑞幸咖啡出现年后线下闭店的情况。据燃财经不完全统计,这些城市包括上海、南京、西安、成都、石家庄、黑龙江、海口、衢州等。燃财经联系到其中几位网友,他们均表示,想点单发现家附近的瑞幸咖啡是闭店状态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顾客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忙着消耗充值、薅羊毛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关心优惠券发放而非造假事件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您觉得瑞幸的咖啡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就那样吧,我老喝咖啡,喝哪家都是喝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如果没有优惠券,还会选择买瑞幸的咖啡吗?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不会”,一名顾客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这个价位瑞幸和星巴克相比,我还是会选择星巴克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世贸中心店外,这名顾客打开自己的手机,展示了账户里剩余的十余张优惠券,说瑞幸咖啡价格便宜,所以之前充值过一些钱在里面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瑞幸咖啡的顾客中,看重其常发优惠券、性价比高的占绝大多数。财务造假事件曝出后,大多数门店经历了不同程度的挤兑式消费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类似地,瑞幸咖啡的顾客里心态最着急的是一批真金白银充值了的人。“我买了很多券,担心瑞幸倒闭,最近密集在买,打算先把券用完,”瑞幸咖啡冯唐主题店的一位顾客表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崇文新世界百货店的一名顾客也有同样的顾虑:“我之前充值买了40杯饮品,8.8元一杯,以前隔很久想起来买一次,最近他们出事以后,我喝得多了,为了尽快把充的咖啡消耗完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还有一类常客是因为觉得瑞幸咖啡价格便宜,他们关心的问题是瑞幸还会不会继续发放优惠券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如果有5折以下的券,我基本上每天都会买,新闻出来之后,我在想万一瑞幸倒闭了就喝不到这个价钱的咖啡了。”一位顾客说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公司财务造假我不关心,我只希望多发点优惠券,”华腾新天地店的一名顾客提到,“只要发券我就正常买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长楹天街店,燃财经一连询问了8位自提顾客,都是来附近逛街顺便买咖啡,而且都使用了优惠券。“趁假期出门,赶紧把优惠券用了,免得以后用不上。”一位顾客表示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不少顾客属于佛系买咖啡,会来瑞幸纯粹因为门店距离家或工作单位近,或者正好在附近活动,也不关心公司最近的新闻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火爆的三里屯SOHO-6号楼店铺,十几名顾客在店内排队,等着自提,店外也站着三三两两排队等候的人。店员称,这家店铺因为地段比较好,生意一直非常火爆。两名拎着好几杯咖啡走出店铺的女生告诉燃财经:“我们没听过新闻,也不了解情况,就只是买几杯咖啡赶去吃饭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就喝个咖啡嘛,满足需求就行,造假的事对我来说关系不大,它如果倒闭了我就不喝了呗。”广渠金茂府店的一位顾客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一位不走寻常路的顾客告诉燃财经,她常买瑞幸咖啡是因为喜欢瑞幸那个小鹿的logo标,并不在意造假事件,上班时间天天都会买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出人意料的是,瑞幸此次的事件一定程度上还促进了门店拉新。在望京凯德MALL店,一位顾客说,平日里也不喝咖啡,听朋友说下载APP就有免费的咖啡领,平日里点外卖,就算咖啡免单还得另付6块钱外送费,正好今天休息就来店里拿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不过,薅羊毛占便宜的心态之外,瑞幸咖啡也是有“真爱粉”的。富力广场店的一位顾客就表示自己最近频繁来买是因为“挺喜欢瑞幸咖啡的,不希望他们黄了,最近多买一点支持一下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员工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爆单之下身心俱疲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对“造假门”讳莫如深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瑞幸自曝财务造假后,董事长陆正耀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图片,配文称“今天更要元气满满!小伙伴加油!”然而,一线门店的瑞幸员工,并没有图片上那样充满元气。在一些门店,比往日繁重数倍的工作让他们喘不过气来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长楹天街店,5名店员一刻都不停息,桌上积压了两层外送袋,工作台的另一边摆满了等待自提的饮品,不断有顾客涌进店里,有的拿了就走,有的已经等了十几分钟。站在一边取外卖的京东配送小哥帮忙打开袋子,数次询问店长某个单子好了没,都未得到回应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一名顾客大喊:“我都等了半天了,前面后面的单子都拿走了,698号怎么还没好?”店员匆忙找了找,转身告诉同事,“698被别人拿走了,重做一单!”平日里自提的客人需要扫码才能拿走自己的饮品,现在询问店员,只得到一句“自己找自己拿,不用扫码”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在青年汇店,由于外送单量太大,店里仅有的三名店员忙不过来,只能被迫关闭接单系统,燃财经现场点单时,被告知等几分钟后才能点。“机器点不了,我们现在系统关了,等下打开后您在手机上点一下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开放半小时后,青年汇店的小程序页面再一次显示“门店升级中”,点单系统再次被关闭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一旁等待取单的顺丰小哥说,最近太忙,热饮一杯都要五分钟,冰的要等更久。说完后,他一次性取走了桌上的10个袋子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最近单量大,门店做不过来,我们接到配送单后只能等着,感觉大家都挺难受的。”一位顺丰小哥坐在青年汇店门口说,他已经等了快15分钟,另外两个小哥坐在旁边玩手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位小哥告诉燃财经,这几天自己每天能送五六十单,每单赚四五块钱,“因为那个事吧”,他隐晦地说。此时,一位饿了么小哥路过,大声说了一句,“瑞幸怎么还开着?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北辰福第V中心店则有些不同,5位顺丰小哥在店门口排排坐,燃财经进店时,一个小哥刚好拿走两单,急匆匆出门,坐在门口的小哥则说,他们在等着派单,这家门店的销量目前每天可以到200多单,每人每天20-30单,比疫情前期高出不少,此前每天只有10单左右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我们是公司和瑞幸合作,只送这一家门店,最近生意确实好了一些,也不知道能持续多久。”当被问到瑞幸“造假门”事件时,他表示不太清楚。一旁玩手机的另一位小哥抬起头看了他一眼,动了动嘴但没继续说下去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风声鹤唳之下,瑞幸的员工们普遍表现出谨慎的态度,对一些问题极力回避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当燃财经上前询问近日单量情况时,经开大厦店的员工表现得非常警惕,在燃财经表明来意后,对方问道,“你在录音吗?”试图进一步沟通时,这位店员表示,“我可以给你联系公司公关部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朝阳区K酷广场的小鹿茶门店付款间隙,燃财经向旁边的女店员询问如何使用优惠券,对方没有作答,而是把头扭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望京SOHO1店,六款冷饮显示罄,燃财经上前询问,店员回应道“原材料用光了”,燃财经继续询问何时罄时,店员并未回应,转身走到咖啡机前做起了饮品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世贸工三店,当燃财经询问起最近的造假新闻时,店员先是回答了两句:“这几天生意确实变好不少,之前因为疫情……”,但等到燃财经准备进一步询问详细时,店员的回答变成了,“不知道更多信息了,我只是在这里工作半天的兼职员工。“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小鹿茶门店的店员,由于订单比瑞幸咖啡门店相对少些,聊天的意愿也多一些。店员告诉燃财经,新闻虽然听说了,但公司内部应该也在调查,自己了解得并不太多,“但这么大公司,倒了也不至于对吧?我们就还是正常工作。“摆在他面前的几个订单,标记着连续的编码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难得的是,广渠金茂府店则称在事件中接收到了顾客支持的声音,“有顾客留言备注写‘支持瑞幸’”,该店店员微笑着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些门店的员工虽然不在风暴的中心,但在一线承受着外界最直接的围观。未知的结局在等着瑞幸,也等着他们每一个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离那一天,还有多远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宋历为化名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